真正了解了一个人,才能更好地与之相处。


笔记信息

项目 内容
书籍原名 Gone with the Wind
书籍名称
作者 美国:玛格丽特·米切尔(Margaret Mitchell)
笔记时间 2021.02.20

飘

摘录笔记

  1. 第二章 > 位置 649
    希礼天生就不是那种把闲暇时间用来做事情的人,一旦有空,他就把时间用来思考问题。他会用这种时间来编织与现实世界没有任何关联的色彩斑斓的梦想。他会沉溺于一个比佐治亚州更加美妙的内心世界,极不情愿回到现实生活中来。他冷眼旁观着世间的生灵,既谈不上喜欢他们,也谈不上讨厌他们。他漠然观察着凡间生活,既说不上激动振奋,也说不上伤心失望。他按照这个世界原有的样子接受了这个世界以及他在其中所处的位置,而后耸耸肩,转而沉浸在他喜好的音乐、书本以及他那更美好的世界当中去了。
  2. 第二章 > 位置 676
    对思嘉来说,日落、春天及新绿都不是什么奇迹。她漫不经心地接受了这些东西所蕴含的美,就像她平常呼吸空气及喝水一样。
  3. 第三章 > 位置 1037
    郝家是个大宗族,不管是家道兴旺还是家道中落,他们都互相支持。这并不是为了夸大那份家人中存在的亲情,而是无情的岁月使他们认识到,要在世上求生存,一个家族就必须在世人面前紧紧抱成一团。
  4. 第三章 > 位置 1221
    埃伦的生活并不安逸,也谈不上幸福,但她从来不指望生活过得安逸。而如果不幸福的话,那也是女人的命。这个世界是男人的世界,她接受了这一点。是男人拥有财产,由女人来管理而已;管好了是男人的功劳,女人还得称赞他的聪明能干。男人手上扎了一根刺便大喊大叫,像只公牛一样;而女人连生小孩的时候也得拼命忍住呻吟,生怕会搅扰男人。男人说话粗鲁,肆无忌惮,还经常喝得烂醉如泥;女人只能对他的言语不慎毫不在意,还得把醉鬼弄到床上去,同时不能有半句怨言。男人粗暴无礼,说话没遮没拦;女人却总是宽厚善良,通情达理,还老要原谅别人。
  5. 第四章 > 位置 1489
    她扬起下巴,长着一圈黑睫毛的淡绿色的眼睛在月光下闪闪发亮。埃伦从没告诉过她,希望和让希望变成现实是完全不同的两码事;生活也还没教会她捷足未必先登的道理。生活如此美好,失败是不可能的,漂亮的衣裙和清秀的面孔便是征服命运的武器,这个年方二八的少女躺在银色的月影之中,抱了无比的勇气盘算着。
  6. 第五章 > 位置 1596
    总有一天,我要做所有我想做的事,说我想要说的话,就算别人不喜欢,我也不会在乎的。
  7. 第六章 > 位置 2259
    他温暖的双手把她的手都握痛了。“亲爱的,你要让我说出些会伤害你的话来吗?”她的沉默逼着他说下去。“我怎么才能让你明白这些事呢,亲爱的?你又年轻又不爱动脑筋,你不知道结婚意味着什么。”“我知道我爱你。”“像我们这样很不一样的人,要使婚姻成功,光有爱是不够的。你会想要一个男人的全部,思嘉,他的身体、他的心、他的灵魂以及他的思想。而如果你得不到这些,你就会很痛苦。而我不能给你我的一切。我也不能给任何人我的一切。我也不想要你的所有思想和灵魂。那样你就会受到伤害,然后你就会渐渐地转而恨我——非常非常地恨我!你会恨我读的书和我喜爱的音乐,因为它们使我离开了你,可你是一刻也不会答应的。而我——也许我——”“你爱她吗?”“她很像我,我们有部分血统是一样的,而且我们能互相理解。思嘉!思嘉!我难道不能使你明白,除非两个人是同类人,要不婚姻是不可能平安无事的?”也有其他人说过这句话:“一个人应该和同类人结婚,否则不会幸福。”谁说过呢?她听到这句话以后,似乎已经过去上百万年了,但这话还是没什么意义。“但你说过你在乎的。”
  8. 第六章 > 位置 2382
    她把手紧紧地压在裙子上,这样它就不会发出窸窣的声音了,然后像头动物一样悄悄退出去。“家,”她一边想着,一边飞快穿过过道,经过紧闭着的门和静悄悄的房间门口,“我必须回家去。”她已经到了前面的游廊上,这时,一个新的想法突然使她停了下来——她不能回家去!她不能逃跑!她必须熬过这一切,忍受姑娘们的恶意和怨恨以及她自己的屈辱和伤心。逃跑只会给她们徒添向她进攻的弹药。她握紧拳头,一拳砸在身旁高大、白色的柱子上,希望自己是大力士参孙,这样她便能够推倒十二棵橡树的所有建筑,毁灭里面的每一个人。她要让他们后悔。她要给他们点颜色瞧瞧。她还不太清楚该怎样给他们点颜色瞧瞧,但不管怎样,她得这么做。他们伤害了她,她要把他们伤得更深。
  9. 第八章 > 位置 2925
    若一个人总能在别人身上发现一些令人仰慕的优点,而这些优点就连他们自己也都是做梦都不敢想的,那么,有谁能抵挡这样一个人的魅力呢?因为她不具备那种用以俘获男人的心所需要的存心与私心,所以没什么男朋友。可是,她在城里的女性朋友和男性朋友比任何人都多。
  10. 第九章 > 位置 3179
    歌曲结束时,所有女人的脸上都带着同样的表情。她们的脸上挂着骄傲的泪花,粉嫩的脸蛋如此,满布皱纹的老脸也不例外。她们嘴角挂着微笑,眼里则闪着深沉且热情洋溢的光芒。女人们转而面对她们的男人,姑娘们面向她们的心上人,母亲面对她们的儿子,妻子面对她们的丈夫。她们全都因为那看不见的美而显得很漂亮,而当一个女人受到全然的保护和被全心全意地爱着,并且以上千倍的热情回报这种爱时,这种看不见的美甚至能使最普通的脸也变得漂亮起来。
  11. 第十二章 > 位置 4093
    经验告诉她,说谎者是最会为自己的诚实辩护的,同样,胆小鬼辩护的是他的勇气,没有教养的人为自己辩护的是自己的绅士风度,无赖为自己辩护的是自己的名誉。
  12. 第二十四章 >位置 7387
    她现在已经用全新的眼光来看问题了。在来塔拉的路上,她已经把少女时代远远地抛在身后。她不再是可塑性很强的泥土,对每一个新的体验都只好留在脑海里。泥土已经变硬了,就是在这似乎延续了上千年、什么事都不确定的一天当中变硬的。今晚是她最后一次像孩子一样被照料着。她现在已经是个成年女人,青春已经一去不复返。
  13. 第二十五章 > 位置 7524
    她终于站了起来,又一次看到十二棵橡树成了一片黑糊糊的废墟。她头抬得高高的,但那种意味着年轻、美丽和潜在的温柔的神情却从她的脸上永远永远地消失了。过去的已经过去。死去的也已经死去。过去那种慵懒的豪华生活也已逝去,一去而不复返。思嘉把重重的篮子挎到手臂上时,她也已经下定决心,确定了自己的生活方向。没有回头路可走,她要继续勇往直前。
  14. 第三十六章 > 位置 10866
    权势就是一切,思嘉。你要是被捕了,千万记住这一点。权势就是一切,而有没有罪,那只是个学术问题。
  15. 第三十八章 > 位置 11682
    总有一天,等到她很有钱,而她的钱又已经藏得很隐秘,连北方佬也找不到的时候,到那时,到那时,她就要明确地告诉他们,她对他们是怎么看的,告诉他们她如何恨他们,讨厌他们,鄙视他们。那样做的话,会有多快活呀!可是那一天到来以前,必须和他们友好相处,这是浅显易懂的常识。如果说这就是虚伪,那就让亚特兰大尽量去说闲话好了。
  16. 第三十八章 > 位置 11973
    她顿时怒容满面,脾气又来了。这次你一定得从马车里给我滚出去,要不我就用鞭子抽你。我真不明白,我为什么要忍受你——我为什么要尽量对你好。你没有好的行为举止。你没有道德。你啥也不是,只是个——哦,滚出去。我是认真的。”可是,当他爬下马车,解开拴在马车后面的马,站在笼罩在暮色中的路上,挑逗似的对着她笑时,她一边赶马车上路,一边也忍俊不住地笑了起来。不错,他很粗鲁,他很狡猾,跟他交往很不安全,你永远也不会知道,你在某一刻一不小心放在他手里的钝器,什么时候就会变成最锋利的刀锋。可他毕竟很刺激,就像——哦,就像一杯偷着喝的白兰地一样!
  17. 第六十一章 > 位置 17500
    思嘉的思绪回到多年以前,回到塔拉那个炎热的中午,灰蒙蒙的烟雾在那个穿蓝色制服的尸体上方萦绕时,媚兰手里拿着查理的配剑站在最上面的楼梯口。思嘉还记得她当时的想法:“多可笑呀!梅利连那剑都举不起!”可是现在,她知道,只要有必要,媚兰是会冲下楼梯,杀死那个北方佬的——要不就让自己被杀死。是的,那天,媚兰的小手里拿着一把剑就在那,随时准备为她而战。而现在,思嘉回首这些往事的时候,她意识到,媚兰一直手里拿着剑站在她的身边,像她自己的影子一样不引人注目,但却爱着她,带着盲目的忠诚为她而战,跟北方佬、大火、饥饿、贫困、公众舆论,甚至跟她有血缘关系、她深爱着的亲戚作战。
  18. 第六十一章 > 位置 17572
    她在床上躺了下来,疲倦地把头躺到枕头上。试图与这想法抗争是没有用的,对自己说:“可是我真的爱他。我爱他爱了很多年了。爱不可能在一瞬间就变成无动于衷的。”说这些话也是没有用的。然而,这是会变的,而且已经变了。“他从来就没有真正存在过,只在我的想象中存在过。”她不耐烦地想,“我爱我自己想象出来的某些东西,某些像现在的梅利一样毫无生气的东西。我做了一套漂亮的衣服,而且爱上了它。当希礼骑着马走过来,这么英俊、这么与众不同时,我就把那套衣服罩在他的身上,让他穿上,不管这于他合适不合适,而我还不愿看清楚他的真面目。我一直都在爱那套衣服——根本就不是爱他。”
  19. 第六十三章 > 位置 17913
    她从来都不理解她爱过的两个男人,所以她失去了他们。现在,她依稀觉得,如果她过去了解希礼,她决不会爱上他;而如果她过去了解瑞德,她决不会失去他。她孤苦伶仃地想,在这世界上,自己到底有没有真正了解过什么人。
  20. 第六十三章 > 位置 17932
    她家的人是不知道什么是失败的,哪怕是失败已经在面对面盯着他们也白搭,这股精神使她扬起了下巴。她能够重新得到瑞德。她知道她做得到。还从来没有过她得不到的男人,只要她下定决心要得到他。“我明天再想这事好了,到塔拉去想。那时我就承受得了了。明天,我要想个办法重新得到他。毕竟,明天又是另外一天了。